24年来不忘初心 女神成了山里娃的“铁哥们”

来源:互联网新闻 时间:2020-04-28 16:33

24年来不忘初心 女神成了山里娃的“铁哥们”

杨富琼老师与学生互动。

暑期休假,杨富琼几乎每天都会在QQ和微信上,与学生及学生家长聊家常。有时是叮嘱“调皮”学生做暑假作业;有时干脆丢掉束缚,与孩子们称兄道弟的畅聊。扎根宜宾市翠屏区牟坪镇,做一名普通的中学语文教师,24年不忘初心。杨富琼说,这是自己小时候就立志要完成的梦想。要用自己的智慧医治乡村的愚昧,改变像父亲那样重男轻女的村民,改变乡村的落后面貌。

24年时间过去了,杨富琼曾连续10年获年度考核优秀,如今她已是桃李满天下。一批批学生或创业,或在外打拼,如今多小有成就。在学生们心中,杨富琼既是“杨姐”、更是“永远的女神”。

父亲出走触动深从小立志用智慧治愚

“你为什么报考师范学校?”“我要当老师。我要改变农村的愚昧和落后……”回忆起自己当年面试教师的情景,杨富琼记忆犹新。那是1989年6月底,杨富琼凭着自己对教师这一职业的向往和热情,如愿考上了宜宾师范学校。

杨富琼回忆,面试时之所以会“口出狂言”,是因为父亲的出走让她触动很深。

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孩子,杨富琼的家里共有五姐妹。当年,父亲因为重男轻女抛下了母女六人离家出走。年仅12岁的杨富琼,刚刚小学毕业并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南溪县四中,就失学了。两年后,姐姐考上了宜宾师范学校,母亲不忍毁其一生,想方设法让杨富琼在乡农技班就读初中。克服种种困难,1989年,杨富琼如愿考上了宜宾师范学校。1992年7月,以优异的成绩分回了母校——翠屏区牟坪镇绥庆基点校,成了一名光荣的乡村教师。

“2000年,因绥庆基点校初中教学点取消,我调到牟坪镇初级中学任教,一直到现在。”杨富琼说,到今年就是从教的第24个年头了。24年来,一批又一批同事陆续调到了城里,也常有曾经的老师、同学、甚至学生在城区学校任职,并诚邀她到城里工作,但总被她婉拒了。因为她深知自己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乡村,喜欢这里热情淳朴的乡民、善良纯真的孩子。

全心投入创意教学做青春期孩子的铁哥们

“杨老师在吗?怎么我家孩子又不理我了……”在QQ和微信上,杨富琼时常收到学生家长的求助信息。在她所教的班级,孩子多为十三四岁,正处于青春期。厌学、叛逆,无一例外。为此,杨富琼非但不会焦虑头痛,反而与学生们打得火热,成为了真诚相待的“铁哥们”。

课堂上,为了保持学生的学习兴趣,杨富琼先后研制并使用过《成长的足迹》《我和语文有个约定》《小组学习量化管理》等过程管理方案,用小奖品激励优胜者,在学生中掀起学语文的高潮;作业评改中,常用等级、打分数、送五星、写评语等等,使学生在不同的评价中感受一次次的惊喜。

在24年的教学生涯中,记录了杨富琼诸多荣誉。杨富琼表示,她将继续留在这儿,直到退休。

青岛市决定不参加韩炸鸡啤酒节 韩媒:十二星座怎么挽救自己的爱情?震惊! 美国一女子带已故丈夫遗体一起震惊! 美国一女子带已故丈夫遗体一起温州54人紧急中暑送医 谨防热辐射病12星座最傻星座排行榜G20旅游大促瞄准杭州市民:你的假期日本500家上市公司多半任用女性高管日本500家上市公司多半任用女性高管一块“阿司匹林”能把卫星撞残?太空垃核能的未来发展怎么样?国际青年核能大核能的未来发展怎么样?国际青年核能大墨一镇长被杀身亡 为墨西哥连续两日内墨一镇长被杀身亡 为墨西哥连续两日内杭州21岁姑娘卖了刚出生的女儿 因1交通部:拓展公路旅游功能 使公路本身南昌一对母女被卷入车下 10余路人迅俄探险家独自乘热气球11天环游地球 四川一男子发帖称遭迷晕后被爆菊 警方小哥暴雨中送餐迟到被骂惨:为保住工作11岁女孩躺人行道乘凉 遭豪车碾压致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:伤人老虎被处死9岁男童读大学英语掌握3千词 老师上中国东盟联合声明:全面落实《南海各方重庆一货车挂倒9根电线杆 疑因避让行女子孕期得风疹生下重残女婴 多次孕检NASA七大雄心勃勃的太空计划从坐姿就能看出女人心理 你属于哪一种布噜工作室:还记得那年夏天,我们没有布噜工作室:还记得那年夏天,我们没有一套房子卖两家 房东拿钱不见了三星接近比亚迪真正目的 为促电池销售云南大学女厕现“偷窥男” 被警方抓获电影《微微一笑很倾城》“一键钟情”发媒体揭秘四川长寿小镇:80岁以上老人重返校园 明星同学打成一片一个义乌90后的收藏传奇 一枚钱币卖阿里首秀VR购物 三维购物场景令人大学生“裸条”借贷:凭裸照贷款 不保洁阿姨上班第一天捡到一大沓钱 等了下半年物价或低位平稳运行 猪价现下滑骗子利用“超低价团”诱导分享活动链接侯磊做客娱乐梦工厂30多层高楼楼顶再建3层别墅 居民讥鹿晗触电《择天记》 终于能拍感情戏KTV女服务员坠海身亡 被指曾与客人岛国一专门给猫咪的大楼落成,那里简直世界无烟日:各地开展无烟日宣传 倡造型更加动感 Mugen S660 杨绛先生去世 浙江文学界人士表达哀思